首頁 >> 新聞資訊 >> 行業動態 >> 環保行業面臨破舊立新
详细内容

環保行業面臨破舊立新

“當前,環保行業面臨破舊立新,重塑產業發展動力的挑戰,以環境服務質量和效率提升為目標的產業升級迫在眉睫。”近日在2019環保企業家媒體見面會上,全國工商聯環境服務業商會(以下簡稱“環境商會”)會長、博天環境董事長趙笠鈞說。

2018年,環境行業在多重因素疊加影響下遭遇了“行業之殤”,一方面,環境產業需要實現進一步整合,從“小而散”向“大而強”轉變;另一方面,在“去杠桿”的大背景下,資本市場對環保產業的態度由熱轉冷,PPP項目需深度調整,倒逼行業進行深刻反思——“重啟環境治理市場化改革”成為此次見面會業內人士的共識。


市值縮水 股債雙殺


2018年國家全面加強環保督查監管,但政策利好并沒有帶動環保市場需求的穩步釋放。相反,環保行業的日子并不好過。

據首創證券數據顯示, 2018年環保板塊總體的市值縮水約45%,截至目前,從公布2018年業績預報的68家環保上市企業經營情況來看,半數利潤增速為負,整體呈下滑態勢。

同時,平安證券顯示,環保行業估值大幅下降,基金持倉降至歷史最低。“2018年環保行業營收增速約1.90%,歸母凈利潤同比減少13.96%。此外,行業市盈率約24%,相比2017年底下降近30%,環保基金持倉占全部A股基金持倉比例達0.64%,已連續下降8個季度。”

這要從東方園林幾近流標的債券計劃說起。去年5月,東方園林擬募集10億元公司債,最終以僅募得0.5億元收場。這場“慘劇”推倒了多米諾骨牌,并迅速波及整個行業。

部分前期舉債擴張、風險管控能力弱的企業由此出現資金鏈斷裂,昔日的明星企業現淪為“欠債大戶”。公開信息顯示,神霧環保、神霧節能、天翔環境、盾安環境、凱迪生態、盛運環保、科林環保,7家公司2018年合計虧損約133.15—147.94億元。

個別民營環保企業債務違約后,金融機構對民營企業和環保行業的債券認購持更為謹慎的態度,企業再融資壓力普遍加大。趙笠鈞告訴記者:“資本市場對環保行業風險偏好明顯降低,企業融資環境緊縮而成本急升,信譽等級遭金融機構隱性下調,融資領域遭遇了股債雙殺的窘境。”


行政治理 忽視風險


環保行業發展緣何遇此重創?

“宏觀方面,貨幣政策趨向穩健、金融“去杠桿”、加強影子銀行監管、資管新規實行等影響,環保企業過去通過舉債迅速擴大規模的發展方式難以為繼。” 全國工商聯環境商會副會長駱建華稱。

2017年11月,號稱“史上最嚴新規”的《關于鼓勵民間資本參與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(PPP)項目的指導意見》出臺,嚴控供需方質量,叫停不合規項目。截至2018年8月底,環保類PPP項目共在庫3889個,出庫項目約1873個,出庫率約占48%。如此大幅度的整治力度,許多中標“大戶”在建或未開工項目一律停止施工,企業現金流告急。

業內人士表示,環保行業所屬的基礎設施建設前期初始資金需求大,每次約投20%—30%的資本金,剩下的70%—80%需要銀行貸款。此外,市政環境項目普遍存在地方政府費用拖欠的現象,加大企業運營壓力。

趙笠鈞認為,這與我國環境治理行政化有一定關系。“我國環境治理對于行政手段依賴度過高,缺少市場化經濟手段的調節。環境監管的實施和執行效果一般滯后于市場發展,且政策紅利存在較大的不確定性,缺少良性動態的市場化長效作用機制,行政性命令多,經濟政策少;約束性處罰政策多,正向激勵性政策少。”

除客觀影響外,在環境商會執行會長、蘇伊士新創建執行副總裁孫明華看來,企業自身也有很大責任。“過去幾年環保行業處于發展黃金期,產業規模快速增長,看到這種形勢,部分企業急于擴大市場份額,甚至某些企業已經到了‘瘋狂’的地步,盲目冒進溢價收購,超低價投標等不規范競爭行為既壓縮了產業預期盈利空間,透支了發展潛力,也破壞了行業可持續的良性發展模式。”


共戰寒冬 同謀發展


信息顯示,2017年全國環保產業銷售收入達到1.35萬億元,而完成藍天保衛戰、渤海綜合治理、長江保護修復等行動,環保投入需求將超4萬億元。不難發現,環保基礎設施建設有剛性的投融資需求,需要政府和社會資本形成長效資金持續投入,而“融資難、成本高”成為目前行業,特別是民營企業普遍面臨的“攔路虎”。

怎么能借到錢?近日,國務院印發的《關于加強金融服務民營企業的若干意見》給出了指導,提出5大類18項具體內容,涵蓋金融政策、金融機構、地方政府及金融基礎設施等層面,著力疏通民營企業融資堵點。

趙笠鈞認為,要防止出現行業性金融風險,落實《意見》的基礎上,還要鼓勵地方政府設立扶持民營企業的紓困基金和政策性擔保基金,化解企業流動性風險。“此外,建立產污企業的環境領跑者制度,對于防治水平高的領先企業,應給予稅收減免的正向激勵;對于從事污染防治的環境企業,應加大企業所得稅和增值稅的支持范圍和力度,縮短增值稅退稅周期,完善增值稅即征即退政策的相關細則。”

地方政府欠債怎么追?環境商會執行會長、清新環境總裁張根華有自己的體會:“2018年主動放棄20多個億的PPP投資運營市場,也不敢做,作為一個民企知道自己‘份量’,在資金、資源、等方面民營企業比不上央企、國企,只能靠自己的技術從市場化的角度去做。而PPP項目回報期長、政策不完善,面對地方政府拖欠的環境服務費,不能只靠中央‘一陣風’解決清欠問題,還是要形成長效化機制,加大支付監督。”

值得一提的是,環境商會各參會企業一致表示,在經濟轉型和環保產業升級期間,行業洗牌和產業分化格局加速,優勢企業之間應加強戰略協同合作,進行資源整合加強綜合競爭力。 “這種情形下,企業面臨經營風險和市場波動的雙重夾擊,分攤風險才能實現長足發展。此外,民營企業可以通過股權融資方式引入國資企業,結合多方技術、工程、設備等優勢實現互補,共同開拓市場。”


北京金智飛科技有限公司

掃一掃關注我們

Copyright ?2018 北京金智飛科技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. 京ICP備 12037488 號


底部導航

關于我們

聯系我們

址:北京朝陽區東三環華威橋南弘燕路10號德元九和7層
郵編:100122
聯系電話:(010)87922370
客服熱線:400-805-5003
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
体彩足球竞彩中奖查询